大发快3

黑莲花抢走了白月光全文免费阅读-黑莲花抢走了白月光(白安安穆天音)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www.gnwgtb.com时间:2020-03-25 22:19:09来源:大发快3 手机版

导读:大发快3 黑莲花抢走了白月光(白安安穆天音)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03-25 小说介绍 主角是白安安和穆天音的言情小说《黑莲花抢走了白月光》精彩呈现,白安安穆天音小说讲述了:却 ...

黑莲花抢走了白月光(白安安穆天音)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黑莲花抢走了白月光(白安安穆天音)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03-25

小说介绍

主角是白安安和穆天音的言情小说《黑莲花抢走了白月光》精彩呈现,白安安穆天音小说讲述了:却见那人垂眸一笑,纵了她的得寸进尺:心在那里,你取便是。白安安:等等,是不是哪里不对?说好的让穆天音求救无门,怎么最终被人摁住,求救无能的却变成了她???

白安安穆天音小说简介

白安安怎么也没有想到,沉睡醒来,竟被渣渣骗心取血,为了救她心头白月光。
魔道妖女,向来睚眦必报,渣渣要虐,还得虐的体无完肤!
白安安思索着,目光落在了那人心头白月光,天下第一美人穆天音的身上。
白安安语带恶意:听说你修无情道的?若是动了情,入了魔,该是怎样一副动人光景?
乱她心曲,毁她道基,败她声名,看她身陷泥潭,身败名裂。

黑莲花抢走了白月光全文阅读

白安安的话看似有道理,但是仔细分辨起来,确是哪里都不对。
穆天音不曾碰见过这种胡搅蛮缠的人,一时间,竟失去言语。
她蓦然盯着她片刻,眼睫微微抬起,茶色的眸子清辉流转:“那你又是如何入我梦中的?”
白安安眸光微闪,侧过头去不让她看见。
片刻之后,她回转头来,面上闪过一丝迷茫神情,呐呐道:“我、我也不知道。”
她眨巴一下眼睛,似乎无意间透露出重要信息:“娘说,我是不同的,所以千万不要告诉别人。”
她顿了下,接着道,“安安不是故意隐瞒师姐你的,只是娘说了,若我提了自己的能力,别人就会讨厌我。”
她仰着雪白的小脸,茫然而不安地看着她,“师姐,你会讨厌我吗?”
梦貘,乃是上古神兽之一,喜食梦境。
然而发展至今,妖族式微,完全比不上人魔两族的不共戴天。
人修提起妖族,大多不是惧怕,而是不屑和鄙夷居多。
大多数妖族都藏在隐居之地,稍有一些流落人间,也被人族修士抓去炼化,或者圈养成灵宠。
而白安安竟然有这种***梦境,又创造梦境的能力,显然就是梦貘一族。
穆天音目光沉沉看着她,心中转着各种猜测。
她是人身,身上却继承了妖族的能力,显然是个混血。
而混血,是比妖族更加卑微的存在。既不被妖族接受,又被人族唾弃。
可这一切,都是她的片面之词。
白安安仿佛洞察了穆天音的顾虑,从床上爬下来,在她面前站好。
她仰头望着她,一片赤诚信任的模样,低声道:“师姐你要是不信我,可以用那个验心石呀!”
“我娘说,天下男子多薄幸,所以安安也讨厌男人。”
“可是师姐你是女子,又不图回报救了安安。师姐怀疑我,我很高兴。”她说着,突然靠近一步,***的额发毛茸茸地顶在穆天音光洁的下巴处,微痒。
她怔然瞧着她,睫毛轻轻颤抖一下,没有说话,只有忽然绯红的耳廓,昭示着主人心中的不平静。
白安安没想到穆天音瞧着一本正经,原来竟然这么害羞,暗暗感到好笑。
她不仅没有退开一步,反而更向前迈了一步,迫近她,完全不惧怕穆天音身上的冷气,依然娇俏道:“幸好师姐有验心石这种好东西,不然安安都不知道,要如何证明自己的真心了!”
她说着,手腕缠住穆天音的手臂,撒娇般摇晃着:“师姐师姐!快拿出来!一试便知!”
穆天音目光淡淡扫她脸上一眼,垂眸盯着自己被挽住的胳膊片刻,皱了皱眉。
白安安仿佛瞧不出穆天音的冷脸,依然毫无眼色地催促着。
穆天音抬起手掌,挣脱对方的纠缠,白皙的手掌摊开。
不消一会儿,她手上便出现了一块剔透的验心石。
白安安试探着伸出手去,将她掌上的验心石拿过来,好奇地低头打量。
这块验心石大概只有她拳头的一半,但是剔透晶莹,形状有点像鹅卵石。
她拿起验心石,透过验心石看向穆天音。
只能从石头里看出雾蒙蒙一片的白。
穆天音等她端详完,才轻启薄唇道:“握住验心石,现在回答我的问题。”
白安安一脸平常地握住验心石,然后睁着一双水灵灵的杏眼望过去,天真无邪的模样:“好了,师姐你问吧!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穆天音睫毛扇了一下,双眸看过去。
白安安记得穆天音的本体,有一双剔透的茶色眸子,就好像宝石一般,让她很有收藏欲望。
她现在这副修士模样,双眸是漆黑的颜色,但是刚才,她似乎看到对方恢复了本体的眸色。
她心中对比一下,觉得无论哪种颜色,似乎都有不同味道。但是还是本色更加漂亮一些。
越是紧张时刻,她越是镇定自若,没有一丝紧张感。
她再次笑意吟吟看过去,“师姐,你怎么不问呀?”
“你不问,那我就主动说了!”
只要她手握验心石,那么是否主动询问,都是无伤大雅的。
于是穆天音只是看着她,没有出声。
白安安知道对方默认了,于是便清清嗓子,开始编——不对,开始述说自己乏善可陈的悲惨往事。
“我原本住的地方,有好多漂亮姐姐,她们都喜欢打扮地花枝招展的,擦香粉,穿艳色衣服——”白安安慢慢道,作出回忆往事的表情,“姐姐们有人对我很好,有人却很坏。不过我不讨厌她们。”
“她们都是可怜人。”白安安垂眸,轻声道,“我知道姐姐们大多是不愿意***的。可是管事的妈妈说……身为女子,如果没有其他本事,只能用自己的身体偿还费用。”
她低下头,小手纠结地绞在一起,咬住嘴唇:“我们什么本事都没有,所以只能去***。”
穆天音听到这里,视线顿时落在白安安的脑袋上。
对方身量未足,却一副十足美人胚子。
以她这副长相,是否早就——
思及此,穆天音的心里,仿佛被什么东西不轻不重地刺了了一下。
“不过我比姐姐们幸运多啦!”白安安仿佛不知道穆天音此刻复杂心思,扬起一抹毫无阴霾的笑脸来,“毕竟我和娘一起呆在那里,母女俩互相陪伴,也不***。”
“姐姐们都是可怜人,都是被家里人卖***的。有些死了的,就被拉去乱葬岗一席破草席草草扔了,连给她们收尸的人都没有。”
“不过好在,娘死的时候,是我替她收的尸。”白安安说着说着,眼眶渐渐红了。
她似乎忍耐不住,突然展开手臂抱住穆天音的腰肢,将小脑袋靠在她的怀中。
穆天音全身僵硬,却没有挣开白安安的怀抱。
半晌,白安安扬起脑袋,毫无遮挡地向穆天音展示她的眼泪,圆圆的眼睛里盈满泪珠,却倔强地不肯流下:“娘临死前说,她不想让我像她一样,一辈子被人瞧不起。所以托人将我带来了这里。”
她伸手揉了一把眼睛,声音带着哭腔,哽咽道:“娘说,学好本事,然后找爹爹。”
“我不懂,娘说男人不可信,又为什么要叫我找爹爹呢?”
她扬起小脑袋,脸上尽是茫然,“师姐,爹爹不来找我们,是不是因为故意不要我和娘了?”
穆天音僵硬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她垂在身侧的手臂,缓缓抬起来,轻轻落在白安安的脑袋上。
白安安眨了一下眼睛,仰头盯着穆天音的眼睛。她见穆天音只是将脑袋搁在她的脑袋上,一动不动,心里不由偷偷紧张起来。
她知道就算是正道人士,也有一套窥探人记忆的邪门***。
穆天音这家伙,不会也会吧?
她顿了一下,不由颠起脚尖,主动蹭了一下穆天音的手掌。
毛茸茸的脑袋蹭着手心,很痒。
穆天音睫毛一颤,搁在白安安脑袋上的手却没有收回来。
她试探性揉了揉她的脑袋,缓缓道:“不会的。”
什么不会?白安安都快忘记之前自己说了什么,微微睁大眼睛。
半晌,她反应过来,知道穆天音是在回答她的问题,不由迅速低头,掩饰住脸上奇怪的表情。
夭寿了,穆天音是在安慰她吗?
这么个冷冰冰的正道魁首,修的还是无情道,竟然会安慰人?
白安安眨巴了一下眼睛,消化了这个震惊的消息。
不过穆天音没有瞧起来那般冷清,对她有益无害。
她眼角余光瞥她一眼,然后抬起脸,楚楚可怜地望着她:“师姐,你说真的吗?爹爹真的没有抛弃我和娘?”
她脸上骤然绽放出仿佛白莲花般的笑容来,虽然身处淤泥,却依然高洁,纤尘不染。
“太好了!如果爹爹没有抛弃安安和娘亲,那安安学好本事,就可以去找爹爹了!”
说罢,她想起什么,忽然低落地垂下脑袋,黯然的模样:“可我不知道我爹爹是谁,长得又是什么模样。天下这么大,安安到底该上哪里找才好?”
“你不记得你父亲是谁?”穆天音随口问道。
白安安隐隐眯起眼睛,然后才露出为难的模样:“小时候,安安似乎隐约瞧见过爹爹的模样。安安这身本领,想必都是爹爹交给我的。”
她在心中给自己点了点头。
不错不错,这下入梦的能力哪里来了,更加无懈可击了!
她没有料到,穆天音下一句话,竟直接叫她僵住:“既然如此,我可入你记忆,找出你爹。”
她淡淡看过去,波澜不惊,“只是不知,你可愿意?”
白安安:“……”
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她怎么也没想到,穆天音竟然如此警惕。
验心石都试了,还准备不要脸地看她的回忆!
她能怎么办?
难道义愤填膺严词拒绝吗
孺慕她,且‘天真无邪’的白安安会拒绝吗?
那当然是答应啊!
白安安沉默了一下,骤然扬起一抹笑脸,“那当然没问题啦!”

黑莲花抢走了白月光免费阅读

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白安安身为魔道妖女,在腥风血雨的魔界,向来都做几手准备。
穆天音是正道魁首又怎样?
正所谓术业有专攻,她最喜欢研究这些旁门左道的东西。
仔细说起来,穆天音可能还不如她呢。
白安安微微一笑,看着穆天音抬手指点上的眉心,缓缓闭上眼睛。
黑暗中,灯火如豆,照亮一小块地方。
白安安小小的身子窝在红木圆桌下,微微侧头打量此刻的环境。
毫无疑问,她回到了五六岁的时候。
她低头瞄了眼自己的手,这双手骨瘦如柴,本是一双孩童的手,却偏偏布满厚厚的茧子。
她微微眯起眼睛,想到记忆中那些叫她不快的东西,暗自撇了撇嘴。
她之前对穆天音说的话,自然不全部是假的。
她为了提防穆天音来这一手,所以稍微修饰了一下自己的童年记忆。
她不是要看她爹是谁么?
她就完完整整的,给她瞧个够。
下一瞬间,烛光大亮。
有人推开房间大门,款款走了进来。
来人脚步很沉重,显然只是普通人。
白安安蹲在桌子底下,抱住瘦弱的自己,一张脸面无表情。
时间过的太久了,她已经忘记当初这个时候软弱的自己。不过却记得她跟妓院里那些家伙的相处模式。
脚步声越来越近,渐渐停在圆木桌前。
“安儿,你躲什么?让娘好找。”与白安安成年之后如出一辙的***嗓音响了起来。
白安安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想要作出攻击的反应,好歹记住穆天音正在窥视她,好悬忍住了。
她闭了闭眼睛,掩饰住脸上不耐烦的表情,瞬息之后,小脸满是做错事情的惶恐。
“安儿,你再不出来,娘生气了。”
白安安闻言,很有翻白眼的冲动。
她这个便宜娘亲是个疯子。
白安安的爹,是魔非妖。
他将她便宜娘从人间虏来,本打算玩玩就杀死。不料她便宜娘亲竟怀了她。
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身怀魔种,还能怎么样?
便宜爹虽然是个人(魔)渣,但是却意外放了怀孕的便宜娘。
不过便宜娘生下她后,又没能力存活。
只能***魔界的销售金窟,出卖自己的身体。
白安安知道,她身来便带原罪,便宜娘没有直接把她掐死在襁褓中,算她命好。
可是自打出生之日起就被毒打长大,这让穿越前,从小就是父母宝贝疙瘩的白安安十分矛盾。
一方面,她知道便宜娘是受害者,她恨她,无可厚非。
可她又实在无法忍受对方将她当做出气筒,一有气就往她身上撒。
她稍有做得不对,就会被对方揪住错处暴打一顿。
后来被打的经验多了,她就学聪明了。在她生气的时候找地方躲起来。
可是妓院就这么大,她能躲到那里去。
白安安回忆完,才慢吞吞地爬出来。
她缓缓抬起脑袋,看向站在面前的便宜娘亲。
便宜娘亲的容貌,和白安安的本体有六分相似。容貌方面,自然无可指摘。
白安安才看了一眼,脸上就骤然挨了一巴掌。
她被打蒙了,小小的身体竟直接被打翻在地,还滚了几圈。
她这身体常年营养不良,整个人都瘦的皮包骨头。
她年纪又小,被成年女子一巴掌扇飞,实在太正常不过。
她蓦然抬起头来,厉目一扫,就要发怒。猛然思及穆天音还在不知哪个犄角旮旯里观察着她,眸光登时一闪。
顿了顿,她的大眼睛顿时湿漉漉起来,小手捂住脸颊,惊惶地望着便宜娘亲:“娘!”
青楼女子都爱穿艳色衣服,对方松松垮垮地拖着一身轻纱紫色长裙,走动间,隐约可以看见修长白皙的双腿。
便宜娘亲走到她跟前,阴着脸垂眸瞧她。
白安安按在地上的手指骤然缩紧,不是害怕,而是想即刻撕碎她。
可是不行。
于是她撑在地上的手指,又缓缓松开,惶恐不安瞧着她,一副吓得瑟瑟发抖的模样。
紫衣女子居毫不知情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圈。
她高临下俯视着小小的孩童,稍稍蹲下身子,陡然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将她提了起来。
白安安登时疼得想破口大骂。
都说黄毛丫头。
她这个年纪,又营养不良,可不就是黄毛丫头?
她头顶上那几根毛本来就够稀疏的,便宜娘这么揪,岂不是要直接脱发?
她四肢在空中乱蹬,故意挣扎起来。
穆天音呢?就这么看着她被打?果然是虚伪的正道人士!
“别动!”女人声音尖利道,恶狠狠看着她,“你那是什么眼神?!要不是你,我怎么会这么苦?!”
女人说着,空着的那只手,骤然又扇了过来。
刚才还可以说是被打在地上滚了一圈。
这一次可是真的飞出去了。
白安安直接撞到了旁边的床栏上,脑壳碰到木头,发出哐当一声巨响。
她趴在地上,瞬间鲜血如注。
她整个人都迷糊起来,血从脑袋上流下来,顺着眉毛往下,糊了她两只眼睛。
白安安躺在地上,透过血色看到便宜娘亲惨白的面孔,微微扯了扯嘴角。
她想起来这是什么时候了。
六岁那年,便宜娘亲失控,差点将她打成脑震荡。
反正她整整在床上躺了三个月才爬起来。
本来以为就要这么憋屈死去了,不想便宜娘亲用药吊着她的命,硬生生又让她撑了过去。
白安安对她又恨又怕,有时候简直恨不得让她去死。
或者,干脆一了百了,被她打死。
也好过这样日日受她折磨,忍受她的反复无常。
她虚弱躺在那儿,看见便宜娘亲惊慌失措跑出门外,心中冷冰冰的,没有一丝波动。
她对她的恨,早就随着她死去那刻,烟消云散了。
她虽然不恨她,但更不爱她。
白安安闭了闭眼睛,侧过脑袋,看见一双白皙的没有一丝脏污的绣鞋出现在她的面前。
那人长身玉立,站在她的身边,居高临下俯视她。
对方一身白衣,翩然若仙,那身气质,和秦楼楚馆格格不入。
穆天音其实已经呆在旁白看了好一会儿,她全程目睹毫无反抗能力的白安安被毒打,却没有伸手阻止。
因为她知道,这里不过是白安安的记忆片段。
就算她阻止了,也无法抹去曾经发生的一切。
而且她贸然插手,或许会搅乱对方的记忆也说不定。
可是她当她看到小小的孩童伤痕累累躺在那儿,无声无息的模样,尽管知道她不会有事,还是不放心,想要出现仔细检查一番。
她的手指轻柔地落在白安安幼嫩的肩膀处,只感觉手下的小小身体,瘦小的惊人,一手摸上去,瘦骨嶙峋。
她睫毛微微颤抖了一下,连带着手指仿佛也微微抖了抖。
稍稍为她治疗一番,应该不影响什么。
穆天音垂下眼睫,手中的灵力,源源不断地从她身上传递过去。
白安安躺在那儿,几乎想嗤笑出声。
刚才她被暴打不出现制止,现在出现装烂好人。
不过穆天音身上虽然冷的吓人,但是她的灵力,倒是暖暖的,让她挺***。
脑袋上的血渐渐止住了,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转起来。
白安安失血过多,整个人还是迷迷糊糊的。
穆天音看到她头上的伤口渐渐愈合,停了手。
既然白安安没事,她就不再多事,转身想走。
不想脚步才堪堪迈出一步,裙角就被一只小手拉住。
白安安小手抓住她的洁白的裙角,手指又黑又瘦,抓住她的裙子上还沾了不少血。
穆天音垂眸盯着的裙子,面无表情看向她。
白安安努力睁大眼睛,大的惊人的双眼湿漉漉的,仿佛无辜的小鹿,哀求望着她:“仙女姐姐,你别走!”
她见穆天音只是沉默,并没有提步离开,继续道:“我已经死了吗?所以仙女姐姐你来接我去天上?”
她说完,骤然绽放一抹纯洁无垢的笑,“太好了!”
穆天音垂眸望着她,嘴唇动了动,片刻后才道:“你能看见我?”
白安安诧异地眨了眨眼睛:“不能吗?安儿已经死了,自然能看见仙女姐姐了!”
穆天音略略思索一番,想到白安安是人类和梦魔的混血,所以能够控制脑中记忆梦境,大体也说得过去。
只是此时被她看见,她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门外响起匆匆的脚步声,来的不仅一个人。
白安安脸色迅速变得惨白,越发紧张抓住穆天音的裙角,仰着楚楚可怜的小脸哀求道:“仙女姐姐,求求你,带安儿走吧?”
白安安仰着脑袋,咬住嘴唇,浑身颤抖。
穆天音垂眸盯着她,默然不语。
……
紫衣女子还有年长的大夫脚步近了。
紫衣女子推开大门一瞧,不禁脸色大变:“安儿?”
地毯上一滩血迹,昭示着不久前的一场暴行。可小小的孩童却不知所踪。
紫衣女子唇色发白,面无人色环顾四周。
白安安抱住穆天音的脖子,装作好奇的打量四周:“仙女姐姐,你带我去哪里呀?”
穆天音沉默了会儿,才缓缓道:“我不是仙女姐姐。”
白安安大声反驳:“才不是呢!你刚才都带着安儿飞了!”
穆天音颇感头痛,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时鬼迷心窍,就这么带着这个孩子跑了出来。
大概是白安安在现实世界之中,对她说的那些和她记忆没有一丝相似之处的细节让她迷惑?
她不知该拿这个孩子怎么办,只能伸出手指,点在她的眉心,瞬间回到了现实世界。
白安安蓦然睁开眼睛,缓了片刻,眨了一下眼睛,才露出毫无阴霾的笑脸望向穆天音:“师姐!”
穆天音默默瞧她一眼,想到回忆中伤痕累累的孩童,不禁沉默不语。
白安安知道此刻穆天音必定心思复杂的很,她的童年肯定没有她这么悲惨。
既然她要看她的记忆,她就给她看。
多少感情,由怜生爱?
白安安就是要让穆天音同情她,进而怜爱她。
她掩下双眸中闪烁的微光,抬起脸来,一脸天真烂漫:“师姐,你是不是看到我娘了?她是不是很漂亮?”
白安安絮絮叨叨,“我娘对我最好了!她从来不打我,还总把好吃的东西留给我——”
什么叫可怜?
毫不自知悲惨,就叫可怜。
攻心为上。

小编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黑莲花抢走了白月光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哦!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gnwgtb.com/gangtai/0347727225.html
(本文来自大发快3整合文章:hTtp://Www.gnwgtb.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往下看,下一页更精彩】●

本文地址:http://www.gnwgtb.com/gangtai/0347727225.html

上一篇:爆锤爱豆后我脱单了全文免费阅读-爆锤爱豆后我脱单了(许一诺唐傲寒)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下一篇:国师你敢过来吗全文免费阅读-国师你敢过来吗(严歌笑)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版权声明:本站内容来源网络综合,我们对此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犯版权问题,请尽快联系QQ:84017759删除。特此声明!

今日热点
猜你喜欢
娱乐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