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快3

望瑶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望瑶台(楚怀婵孟璟)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www.gnwgtb.com时间:2019-08-13 17:46:47来源:大发快3 手机版

导读: 小说介绍望瑶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由本站为您提供;小说的主角是楚怀婵孟璟,传闻那位世子四处留情,声名狼藉,更欠了长公主独女一桩风流债。她想,也好,日后相看两厌,乐得清静。却不料,后来,她成了他珍之重之 ...

望瑶台(楚怀婵孟璟)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小说介绍

望瑶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由本站为您提供;小说的主角是楚怀婵孟璟,传闻那位世子四处留情,声名狼藉,更欠了长公主独女一桩风流债。她想,也好,日后相看两厌,乐得清静。却不料,后来,她成了他珍之重之的心上明月。

楚怀婵孟璟小说简介

楚怀婵及笄那年,稀里糊涂地被被一纸诏书指给了不良于行的西平侯世子。
传闻那位世子四处留情,声名狼藉,更欠了长公主独女一桩风流债。
她想,也好,日后相看两厌,乐得清静。
却不料,后来,她成了他珍之重之的心上明月。
孟璟这一生,有过年少时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的众星拱月,
也有过后来双腿被废缠绵病榻、尝遍世态炎凉的落魄之态。
他孑然一身,历经百难,从深渊里一步步爬起,
将自己脱胎换骨为一个无心人,对人情冷暖冷眼观之。
却不料,在这途中,摘到了一弯瑶台月。

望瑶台小说全文阅读

第9章 小侯爷,我就送到这儿了。

“还是眼前这个无情无义的跛子。”
他语气淡淡,好似这些难听的话不是在说他自己似的。
嗤笑从风中入耳,他这人,皮相不赖,连笑起来都是好听的,可惜这点轻蔑之意,是久居高位者方能有的不屑一顾。
她学不来,更越不过去。
她怔愣了下:“嗯?”
“你刚才亲自给奉过茶的那位说的。”
她下意识地看了眼谨身殿的灯火:“孟都事吃醉酒了?一杯酒就能这么醉人么?”
孟璟:“……谁拿这事同你开玩笑?”
楚怀婵摇了摇脑袋,迫自己清醒过来。好半晌,她才终于想明白了皇帝方才那句一会随父亲出宫回府的交代是什么意思。
她沉默了半晌,才讷讷地问:“小侯爷,你是不是特瞧不起我啊?”
他原话是——你刚才亲自给奉过茶的那位说的。外臣之女在云台伺候皇帝,不瞎的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她这话里带了些寂寥,尾声落下,轻轻带起一点苦笑。
孟璟怔了下,重新撑开伞,将伞面往她那边移了点。
确实不大瞧得起,这点儿年纪就想着爬龙床。
但多年教养使然,让他没法子将这种话直接出口,他斟酌着措辞,还没想好该怎么回,楚怀婵自个儿笑了声:“奉天殿前,我知道你听到了嘛,后来我又出现在云台,只要不是瞎子,都知道我想做什么。”
她仰头看了眼突然变高许多的伞面,低低叹了口气:“不过没关系的,就算没这事,小侯爷应该也看不上我。能高攀上您,楚家祖坟上这会儿大抵正在冒青烟呢。”
毕竟是镇国公之后啊,传到他这儿,已经整整五代了。百年勋贵名门,纵然她父亲也算是平步青云,如今也算位高权重,但她这点家世,在他面前,还是小巫见大巫了。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说辞。
孟璟白了她一眼,准确地判断出这丫头说这话自然不是真自卑,而是……另一种嘲讽,虽然他也不知道他到底哪儿得罪她了,让她得了空就要拐着弯讥讽他几句,干脆闭了嘴懒得接话。
她终于借着聒噪了一路的功夫,说服自己接受了这个消息。
仔细想来,对于这事,她除了一开始的错愕之外,她其实说不出来是什么感受。毕竟她不想进宫,但万岁爷提的话,没人敢违逆。虽然她也不知道皇帝为何临时改变了主意,但……她好似也不太关心。
只是对方是孟璟,花心又浪荡,门楣还比她高上许多,她也不知道她这一步步地,到底走上了一条什么样的路。
她低下头,寻了颗石子踢着玩儿。
孟璟斜瞟了她一眼,踢石子这种事,她做起来都无比熟稔,之前奉天殿前端着的淑女做派,怕都是假的。
再加上之前她在翠微观里和今晚在云台的胆大妄为,他很肯定地点了点头,这丫头,不是什么好人,日后也不能掉以轻心。
她准头不好,一下子将石子踢出去老远,忿忿地噘了噘嘴。
孟璟没忍住笑出了声。
这笑声令她没来由地一阵心烦,她伸出手去接夏日雨水。
孟璟目光无意识地跟着看过去,她指尖沾了些雨水,很快汇聚到掌心。等掌心差不多接满了,她往上一扬,雨幕四散,被风一吹,溅了他一身。
孟璟:“……”
她玩着手里那根绶带,甘松的那股子甜氤氲在空中,令他微微有些失神。
“你叫什么名字?”他随口问起。
她看他一眼,很认真地道:“楚怀婵。”
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反应过来是哪两个字,随后想起来那晚扶舟说的“蕙质兰心”四字,“嗯”了声,没再说别的。
她也没再应声,安安静静地送他到午门前,才再次开了口:“小侯爷,我就送到这儿了。”
她此刻眉眼温顺,映着宫灯,显出一种别样的柔和来。
他将伞递给她,打算说句客套话,不料他嘴唇刚动了下,她已经沿着来路折返。
没了他这个累赘,她步子迈得很快,两下拐过左顺门,去大学士堂寻她父亲去了。
孟璟无言地看了看手上的伞,摇了摇头,缓缓向午门外走。
东流凑上来,不可置信地道:“居然不是闻小姐送主子出来?”
扶舟摊开掌心。
东流摇摇头,扔了两个铜板过去,纳闷儿道:“我还赌闻小姐肯定得黏着主子,这怎么就输了?”
拿他打赌?还只值两个铜板?
孟璟冷笑了声。
扶舟怕惹火烧身,赶紧边将铜板往怀里塞,边出声岔开话题:“主子,这谁啊?看衣服不像是宫里伺候的人啊。”
“日后的少夫人。”
东流:“……主子进宫挑媳妇儿了?亏我俩还怕主子露了陷,提心吊胆了一整日。”
“捡的。”
扶舟默默翻了个白眼,引他上马车,凑上来给他查看伤势,看见开裂的伤口,随口问了句:“主子还疼么?”
“你说呢?”
“我是觉着,可能早就痛得没知觉了。”
孟璟:“……”
扶舟一边替他重新处理伤口,一边问:“未来少夫人是哪家的?”
“你不说名动京师?”
扶舟先是一愣,随即一拍脑袋:“楚见濡的小女儿啊!”
难怪那晚让帮衬着点。
-
万寿这几日,六部多休沐,独独内阁值房半点不得松懈。
楚见濡这个时辰还在内阁大堂忙活,听闻有人来寻他时还以为宫里又有什么话,急匆匆地赶出来,却见楚怀婵自个儿立在院里,身上衣衫已打湿了几分。
他顿住脚步,楚怀婵冲他笑笑:“爹,皇上召您去云台。”
云台召对按理不该由她来传话,他犹疑了下,回身去拿了两把伞,递给她一把。
父女俩沉默着走在雨里,楚怀婵跟在他身后,等到弘政门下,才轻声开口:“爹,之前是我错怪您和母亲了,女儿愚钝,您别生我的气。”
楚见濡一时之间不知接什么话,说有苦衷吧,自然是有的。可说没有私心吧,自然也不能。现下她先说开这话,他一时之间竟然语塞,不知作何反应。
人心啊,就在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间,经百般煎熬,尔后硬如铁。
“无事,你想明白就好。”
楚怀婵苦笑了下,没点太透:“皇上召您去,是有别的事。”
他看了眼她身上湿了些许的衣衫,迟疑了下,想问的话都到嘴边了,又生生咽了回去,沉默了一路。
到云台后不久,这场雨便演变为倾盆大雨,瓢泼而下。
这雨声令她有些烦躁,不自觉地开始走神。万寿前这三四日,到如今,她好似在这短短几日间走过了很多路,独独没有一条是她自己所能掌控的。
孟璟这个人吧,她到现在也还没想明白,她怎么就和这人扯上关系了。
她一开始还在嘲讽这人没担当,闻覃那般弱势地位,却也还敢和母亲抗衡,一直苦撑着等他。哪怕是在他最潦倒的那几年,她也仍旧守着那点可怜的希冀,一直未曾放弃。
可他倒好,风流成性,把人家一颗真心糟践得千疮百孔。
但后来见长公主那般模样,又觉得兴许闻覃不嫁他重觅良人反而是好事,想要将那盏酒倒掉。可没想到,兴许是天意如此,非要让她遭点报应。
她眉头皱成一团,有些苦恼地想,是不是不该给他喝那杯苦茶啊。
果然,人还是不能做坏事啊。
她抬眼去看仲夏疾雨,这雨倾盆而下,却也没冲刷掉空气中那股闷热,更没有浇下去她心头的百感交杂。
这雨同样顺着飞檐落进了东门楼。
皇帝命人给楚见濡赐了座,笔墨备齐,他一人……在斟酌这道给他女儿的赐婚诏书的措辞。
九五之尊在此,灯火掌得都要比别处亮上许多。
皇帝从御座上走下来,停在那一方小书案前。
楚见濡开了个头就写不下去,胸中墨水消失殆尽,但在皇帝注视下,也不敢作罢,只得尴尬地拿着笔,目光久久地落在诏纸上。
皇帝目光落在他的字迹上:“字不错,台阁体有几分功夫。”
“劳皇上夸奖,臣愧不敢当。”楚见濡一头冷汗。
皇帝嗤笑了声,没理会他这自谦:“阁老掌制诰多年,如今连一道不涉政事的诏书都拟不出来了?”
楚见濡忙起身,恭谨跪下:“臣实在是不知是否是小女开罪了皇上。这诏令的措辞,臣不知用到何种度啊。”
好好的闺女,说是要进宫做娘娘,一天不到,竟然要指给一个瘸子,哪怕这瘸子身份尊贵,是百年勋贵之后,日后还能袭爵做个闲散侯爷,但毕竟还是个瘸子,又风流成性,哪位当爹的一时之间心里头都不大过意得去。
皇帝笑出声,走出去两步,看见阶下的楚怀婵。宫灯辉映下,她也未失分毫颜色。
他看了好一会,才道:“没开罪。佳人配好词,你自个儿斟酌。”
“若没开罪,皇上为何……臣实在是不敢下笔,请皇上降罪。”
皇帝转回御案前坐下,随手摊开一本奏章,恰是楚见濡票拟的,他看了会,沉吟道:“你的意思是,令嫒开罪了朕,朕反倒罚她去给西平侯世子做正妻?”
“皇上,这……恕臣嘴拙,臣方才欣喜过度口不择言,是小女高攀,能得皇上亲自赐婚,更是荣耀加身,臣代……”
“行了,别装了。”
他将票签拿在手里把玩了许久,久到他已经开始怀疑这些个字到底是不是这么写的时候,才开了口:“朕此举……孟璟这个人,阁老不懂?”
楚见濡额上的汗忽然停了,西平侯掌后军都督府十余年,手中四大都司,加上直隶和在京的二十二卫,势力最为显赫之时,麾下兵力多达四十余万人,纵在五军都督府中,也是首屈一指。
最重要的是,后军都督府辖下,皆是拱卫京师的重要关塞。
孟家如今虽让出了后军都督府,但真正能统兵的人就那么些,旧部不好拔,也拔不了。至于西平侯的余威有没有消除殆尽,则不好说。
况且,镇国公府世代坐镇宣府,往北隔绝鞑靼铁蹄,往东扼居庸关,往南通紫荆关,为京师背部屏翰。如今宣府城内的五万兵力,甚或万全都司辖下的十万兵力,等同于还是握在西平侯孟洲手里……也不对,到如今,或许是握在孟璟手里了。
孟璟如今虽因腿伤只挂了一个都事的衔,但毕竟是西平侯世子,又曾随父从军多年,在整个后军都督府声望颇高,说整个万全都司的兵力都握在他手里,兴许不算夸张。
皇帝觑了楚见濡一眼,叹了声:“毕竟是镇国公后人,世代拱卫京师,战功赫赫,军中威望甚高。若无异心,朕自当重用。若有异心么……”
那自然得连根铲除,哪能把亲外甥女交代***?
况且,万全三卫就驻在宣府城内,他今日说要将这三卫划拨给孟璟,孟璟居然半点没犹豫就给推拒了。
皇帝这话只说了一半,楚见濡斟酌了会,恭谨道:“皇上器重,可小女愚昧,恐负重托。”
“令千金聪慧,朕见识过。”皇帝顿了顿,“更何况,朕也没别的意思。孟家五代镇守宣府,阁老也劳苦功高,都当赏。朕来做这个媒,是应当的。”
皇帝执朱笔,将这张票签批红照准,又将笔搁下,这才看向他,缓缓道:“令公子榜眼出身,文采斐然。老六也到了该开蒙的年纪了,等送亲回来,擢侍讲,去授诗书讲经筵吧。”
楚见濡额上的汗终于消了下去。
“知道这旨该如何拟了吧?”
“话说到这份上,臣明白了。”楚见濡叩首,“臣代小女谢万岁爷恩典,恭祝皇上万寿齐天。”
夜雨飘忽,宫城里的雨水一股脑儿地汇集到云台下。
方寸之地,藏污纳垢。
楚怀婵等了小半个时辰,终于等到父亲从东门楼上下来。两人一块出宫,他喋喋不休了整整一个时辰,无非是翻来覆去地说些造化弄人,但日子还得继续过的话。
这许许多多的叮嘱掩在这场雨下,悄无声息地汇进浑河,了无踪迹。
这场雨也越下越大,一直持续到了六月十九。
雨过天晴,楚怀婵终于等到了这道从天而降的旨意。
接完旨,她仰头看了一眼舆图。
边塞重镇宣府。
镇国公第五代后人,西平侯世子孟璟,她的未来夫婿啊。

望瑶台小说免费阅读

大发快3第10章 没人教过你怎么伺候人?

当年备受太|祖爷宠爱的孙辈到宣府就藩时,大肆扩建城池,至今日,哪怕是军事重镇,万全都司辖下卫所军队驻在城中,这座城池仍旧还是显得有些空空荡荡。
婚期定得急,六月十九始下的诏书,七月初二即成礼。
这日空气中氤氲着湿热的水汽,闷热感循着衣衫缝隙往人衣衫里钻,层层叠叠的大红霞帔下,楚怀婵的肌肤起了一层薄汗。
昨日宿在城外驿站,今日一早,时夏将她叫起作嫁妆,喜娘替她三梳时她甚至还有点打瞌睡。
等仪仗队伍行了大半日,到宣府城外时,她的心里已经没了任何波动。
她发现自个儿既没有刚得知这消息时的那份错愕与强自镇定,也没有真正接到那道圣旨时的我命不由我的宿命感,反而只剩一潭死水。
她悄悄将喜轿帷幔揭开一角,去看这座威名远扬的城池。
她目光落先落在门楼的匾额上,“著耕楼”三字在日头下闪着金光,随后才一点点地下移到城门题字上,曰“昌平”,盛世昌平啊,又与她何干。
她笑了笑,心里泛起了点苦涩。
等感受到轿撵一步步地进月门,入瓮城,最后再进到昌平门后时,她终于意识到,她这一生,就要真正扎根在此了。
时夏在轿外轻声提醒:“小姐,入城了。”
她回过神来,将帷幔缓缓放下,等剩最后一条缝隙时,她忽然见着了孟璟的身影。
她迟疑了下,迅速将帷幔放下,遮住了最后一丝日光。
时夏在轿外低声说:“小姐,姑爷亲自来了呢。”
她没出声。
时夏再次交代了一遍那些已经重复过了许多次的话:“西平侯的府邸在京师,因为五年在宣府打仗时负伤,就近留在镇国公宅邸养伤,夫人也就带着阖府归还祖宅。府上有位老夫人,侯爷是长房,因为当日入京时二房老爷尚未成亲分家,侯爷说国公府空置着也是浪费,就让二老爷先住着,到后面侯爷回来,两房也就一块儿住着了……”
“行了,耳朵都听得起茧子了。”她打断了后边一长串交代。
炮仗声不绝于耳,时夏也从善如流地住了嘴。轿夫落轿,她这才觉出失仪,赶紧慌里慌张地将盖头蒙上。
喜娘扶她下轿,将红绸交予孟璟时,她忽然听到了一声极低的笑声。
这声音太过熟悉,那点向上扬起的尾音,她每次听到,都不太***,总感觉他在嘲讽旁人。
眼下……他嘲讽的,怕只有她了。
她忽然惊觉,她所谓的心如止水,就这么在一声低笑前溃不成军。
对于这门亲事,她虽不见得愿意,但他那样的人,想必更不愿吧。
“拿盖头擦眼泪了?”
“啊?”
“要不是凤冠挡着,盖头可能早被你踩在脚下了。”
她赶紧稀里糊涂地扯了扯,也不知是因为心虚还是尴尬,总之手脚不大利索,她胡乱扯了半天,眼见着真快将这块破布整个扯下来时,脑后忽然传来一股力道,替她将喜帕理正了。
她正要道谢,身前传来一阵灼热,他先一步开了口:“步子大点。”
她咬了咬唇,借着盖头下的一点缝隙,顺利跨过火盆,这才低声冲他回了句:“多谢。”
孟璟没再回她客套话,她又很认真地补了一句:“我没哭。”
孟璟:“……哦。”
青庐成礼后,他径直将她带回了新房。他摆手示意跟过来的人先下去,才去拿了喜秤,他动作快,也没什么多余的风花雪月的念头。盖头揭起,楚怀婵来不及敛好的诸多心绪一下暴露在光下,她赶紧低头调整了下,等再抬头时,脸上平静得如一潭死水。
孟璟对上这张盛装下愈显娇妍的脸,反应却不是佳人将在怀,而是下意识地嗤笑了声:“楚怀婵,你上刑场呢?”
她哽了下,一时语塞,忿忿地想,果然是个粗莽武夫,连一句好听话都说不出来,况在今日这般时节。
“哑巴了?”她还没在心里挖苦完这莽夫,他又接着问了一句。
楚怀婵嘴角浮起一丝假笑,几乎想将身下硌得她疼的红枣花生一把盖在他脸上。
“没呢。”她回答得很是认真且老实。
孟璟气笑了,盯了她一眼,本想再讥讽她几句,忽见她微微垂着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转瞬即逝的低落。他默默将喜秤往桌上一放,转身往外走。
楚怀婵下意识地想伸手拦他,他走得慢,她手伸出去一半,几乎就要沾上他衣袂,又默默地收了回来。
房门被带上,她扫视了屋内一圈,屋子很大,陈设无一不精致而贵重。
镇国公府百年名门,世代镇守宣府,三代袭爵下来,到孟璟祖父武安伯,已隐隐有要没落之势。但到孟璟之父,又因赫赫战功得以封侯入主后军都督府,重振家族之势。孟璟又是嫡长子,自然是金玉堆里滚大的。
洞房的布置是用了些巧心思的,她有些迟钝地想……其实,孟璟对她,似乎也够意思了。那等臭脾气,差点没把闻覃这等青梅竹马的旧日恋人都给生吞活剥了,却肯亲自去城门迎她。
不管他有多少莺燕,这些明面上的体面,总归也算没亏待她。
就算是因为皇帝赐婚而不敢怠慢,但其实,也已经足够了。
她本就没想过贪心,已比她之前设想的情形要好上很多了。至于其他的,其实她也不多想,在宫里如何,在这里又如何,好像没什么关系。
她目光落在合卺酒盏上,又再自然不过地移开,往窗户外边看去。
今夜大抵会有雨,月亮躲在云层缝隙后,空气中那点闷热感更盛。
她枯坐了许久,果然听到窗外传来淅淅沥沥的雨点声。
她迟疑了会,拿桌上糕点垫了垫肚子,再往梳妆镜前一坐,开始卸繁重的凤冠。
脂粉钗环一一卸去,她看了一眼铜镜中这张略显疲惫的脸,唤人打了水,草草沐浴完毕,准备歇下。
但她刚从浴房出来,房门忽然被人从外推开,她怔了下。
孟璟扫了她一眼:“……果然赶着投胎呢?”
她这次没还嘴,而是飞速坐到镜子前,将发髻草草挽起,斜插上一支白玉木兰簪。
虽然凌乱了些,但还是比方才那副尊容要好多了,她将中衣裹紧了些,嗫嚅了下:“以为小侯爷不来了,正准备休息。”
孟璟目光落在她那支发簪上,羊脂玉通透,木兰将绽未绽,雅致而又不失风流。
倒是很衬她。
“你倒挺会偷懒。”
他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姑娘在想什么,心里越发觉得好笑,语气里自然也带了丝轻笑。
楚怀婵却想到了之前被他揭穿在喜轿里没盖盖头的事,脸羞红了些许,讪讪低下头去,但还是没忘记回了句:“宣府路远,若不偷懒,小侯爷今日怕真的只能抬我进门了。”
“快马加鞭两日,送亲队伍慢,也就五六日?”
“嗯,走了六日。”
他迟疑了下,多看了她一眼,起身到门口唤了声扶舟,她也趁着这功夫赶紧找了身外衣换上。
她刚系好腰间绶带,他已折返回来,斜觑了她一眼:“用不着,一会都要歇息了。”
“体面总不能失。”
他没再接这话,将扶舟方才送过来的药递给她:“让丫鬟擦擦,止酸疼的。”
她愣了下才接过来,轻声道了声谢。
孟璟懒得再理她,执起酒盏,亲自为她斟了杯酒。
酒液撞上杯壁,声音清脆,轻轻敲在她心上。
她在走神,没来得及接过他递过来的杯子,孟璟垂眸看了她一眼,默默收回手。
楚怀婵一抬头,见他将杯子放回桌上,迟疑了下,低声道:“小侯爷若不想喝这酒,不必勉强。”
孟璟几乎要被再度气笑:“随你。”
她无意识地抓了下裙裾,随即站起来:“那歇息吧,我来伺候小侯爷。”
倒是很像翠微观里那日,她也是这般坐在客房简陋的榻上,面对着一个不速之客,一边强自镇定地套着话,一边紧张地在裙子上抓出褶痕来。
孟璟将杯子重新递给她,她犹疑了下,接过来,又悄悄看了他一眼,确定他不会等她酒都到嘴边了又一把抢回去,这才端起杯子向他示意了下。
孟璟微微躬身和她对饮,轻声道:“抿一***就好,这边的酒烈。”
楚怀婵却没听,将这杯酒一饮而尽,被辣到喉咙里一阵又一阵的疼,她强自撑了好半晌,才将那点辣意咽了下去,差点呛出眼泪花儿。
孟璟将她手里的杯子接过,嫌弃地看她一眼:“没那个本事,逞什么能耐?”
她不服,仰头看他一眼,将杯子抢回来,又斟满了一杯:“这酒挺辣的,那晚确实我不对,就当给小侯爷赔个罪吧。”
她刚举起杯子,听到一声笑:“你可想好了,合卺酒可没有喝两道的。”
她犹豫了下,他淡淡道:“不是跪了会儿么,而且也道过歉了,说过两清,就别再提了。”
她再去看他,他已出了门。
她在原地坐了会,不料他隔了会又回来了,这次身上穿的是中衣,他见她还没***,随口问:“还不睡等什么?”
她没出声。
“从驿站过来挺远的,不累么?”
“嗯,挺累的。”
这话说完,两相无言,她先一步收拾了榻上的瓜果,上了榻。孟璟也没再接话,关窗吹灯,随后在她身侧躺下。
她一直没出声,身子向内绷成一团。
孟璟:“……不碰你。”
“啊?”她身子一哆嗦。
随即又反应过来,“哦”了声。
窗外雨声越发大了,身侧之人的呼吸声并不平稳,孟璟嗤笑了声:“你多大了?”
她讷讷地答:“上元那日及笄的。”
“多大点儿人,谁稀得碰你?”孟璟将被子往她身上一搭,“还睡不睡了?”
“哦。”她默默扯过被子,将自个儿裹成了一颗厚茧,“睡。”
“热死你得了。”
“要你管?”
“楚怀婵,”孟璟再度气笑,“你这不胆子挺大的么?”
他忽然起了点逗她的心思,翻了个身,正对着她:“这都半个月过去了,没人教过你怎么伺候人?”

小编推荐

小说《望瑶台》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望瑶台(楚怀婵孟璟)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gnwgtb.com/neidi/0842492613.html
(本文来自大发快3整合文章:hTtp://Www.gnwgtb.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往下看,下一页更精彩】●

本文地址:http://www.gnwgtb.com/neidi/0842492613.html

上一篇:余生要定你完整全文阅读|余生要定你(林相思司霖宇)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下一篇:相爱遥无期全文在线阅读|相爱遥无期(季柠孟皓)完结章节全文阅读

版权声明:本站内容来源网络综合,我们对此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犯版权问题,请尽快联系QQ:84017759删除。特此声明!

今日热点
猜你喜欢
娱乐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