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快3

得撩人处且撩人最新章节目录|得撩人处且撩人(秦茉容非)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www.gnwgtb.com时间:2019-08-13 15:28:07来源:大发快3 手机版

导读: 小说介绍得撩人处且撩人最新章节目录更新了吗?小编带来得撩人处且撩人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正值少艾的美貌女东家秦茉,因家族卷入旧案,惹来各路才俊的窥觊。她暗自咬牙——低调内敛,捂紧小马甲!得撩人处且 ...

得撩人处且撩人(秦茉容非)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小说介绍

得撩人处且撩人最新章节目录更新了吗?小编带来得撩人处且撩人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正值少艾的美貌女东家秦茉,因家族卷入旧案,惹来各路才俊的窥觊。她暗自咬牙——低调内敛,捂紧小马甲!

得撩人处且撩人完整小说简介

正值少艾的美貌女东家秦茉,
因家族卷入旧案,惹来各路才俊的窥觊。
她暗自咬牙——低调内敛,捂紧小马甲!
初来乍到的“租客”容非,对此冷冷一哂:
好意思自诩“低调”?分明欲擒故纵,撩死人不偿命!
秦茉:你、你胡说!我撩死谁了!?
容非耳根泛红,羞耻招认:我。

得撩人处且撩人完整版在线阅读

第三十一章
人声鼎沸的酒馆内,觥筹交错,***讨论之前卧仙桥之战。
面对拼桌要求,少年摆弄柳条,凤目含笑,于跟前二人面容来回扫视。
但见秦茉俏脸红得异样,而那品貌非凡的青年,身穿干净青白袍子,外披同色半臂衫,左臂僵直,眼眸深邃,薄唇轻勾……对了,为小豌豆捡布头球时,他们俩同在一处。
少年看出端倪,笑道:“好啊,请坐。”
秦茉垂首移步,正待转身,未料容非悄然凑近,低声道:“去哪儿呢?”
不带任何称呼,近在咫尺,分外亲昵。
秦茉硬着头皮招待:“您、您请坐,我去拿酒。”
容非笑意泛滥,温声道:“咱们这么熟,何以此刻说起‘您’了?”
熟个大头鬼!秦茉恨不得拿酒坛子砸他!只可惜她打开门做生意,不能胡来。
少年见状,笑嘻嘻抬头:“姐姐,别忙活了,大家坐下聊聊天呗!赶紧给我介绍介绍你的‘好朋友’。”
容非大模大样坐***,还不忘扯了扯秦茉的袖子,示意让她坐旁边,仿佛生怕别人不晓得他们往来密切一般。
少年明显感受到此举带有“宣布主权”的含义,意味深长一笑:“我叫阿远,公子怎称呼?”
“敝姓容,草字一‘非’字,”容非朗目如星,凝向少年,“久仰燕少侠大名。”
少年脸色微变,长眉一拧:“容公子好眼力,只是在下出门在外,不愿……”他话未说完,邻桌几名江湖客不住打量他们三人,互相使了个眼色。
“该不会是……南燕大侠的公子?”其中一壮年汉子站起身来,抱拳道。
少年面露尴尬,***而笑:“诸位不必客气,大伙儿好吃好喝……”
秦茉不涉江湖事,倒也听说过近十年,武林中公认天下第一高手,是有“南燕”之名的侠客燕峦岳。据说他行侠仗义,与皇族交好,于十多年前抗击外敌的恶战中立过显赫功劳,后娶了同样武功高强的女侠,神仙眷侣逍遥江湖……
她纵然深知,眼前喊她“姐姐”的少年,出身非同凡响,来头不小,万万没料到会是第一高手的独子!
秦茉早已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一旦想到少年正是绝世高人子弟,她神慌意乱——他来小镇所为何事?为何偏偏在住她家?
少年见她强作镇静的脸上乍露疏离之色,忙解释道:“姐姐别怕,我闲着无事到处玩耍,没恶意。”
闲着无事?没恶意?这套说词,秦茉也曾从容非口中听闻。
她转而望向容非,惊觉容非的视线从未离开过她,不由自主垂下明眸,回避他温热的目光。
少年为南燕之子的消息瞬间在小酒馆传开,余人蜂拥而至。
“燕少侠果然如传闻所言,少年英雄!”
“如此看来,石桥上二人相斗,发暗器终止战局的是燕少侠,对吧?当真眼力独到!手劲惊人!”
“准头极佳!分毫不差!”
一时间,除去七八个茫然不知所措的镇民,其余四五十人满脸堆欢,举杯相邀,称赞少年出手免了一场血光之灾,赞誉其父在江湖中无人可撼的地位,赞美少年长姐、义姐、三位师姐和姐夫们的光荣事迹……个个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更有别处闻风而来江湖人,将小小酒馆挤得水泄不通。
秦茉与容非对着桌上柳条各自沉思,好一会儿,秦茉开口:“你早知少年身份?”
“猜的,”容非长眸轻眨,略带几分得瑟,“看样子,我没猜错。”
回望被人围得严严实实的少年,眼看他平日的肆意飞扬消失殆尽,秦茉悄声道:“我感觉他不想被认出来,你为何揭穿人家?”
“我怕……”容非凑到她耳边,小声道,“怕你被他拐骗了。”
他嘴唇呼出的暖暖气息烫得她半张脸发麻,整个人一哆嗦,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口中所言。
什么跟什么啊!她甩了他一记飞刀眼,意外发觉他仍与她保持异常亲热的距离,似在闻她发上香味。
情急之下,她以手肘撞向他腰腹,啐道:“靠这么近干嘛!”
容非被她突如其来的一狠招顶得龇牙咧嘴,缓了口气,委屈兮兮:“又不是第一次。”
这、这人……还要不要脸!秦茉险些没缓过气,一时间心跳紊乱,竟想不出半句话反驳他,俏脸憋得如遭人糊满胭脂。
诚然,他们有过更多亲密接触,早就超越东家与租客的关系。
他曾说与她交个朋友,可事后,逐渐生出似有还无的情愫,剪不断理还乱,夹在朋友与暧昧之间。
秦茉如醉酡颜,秀眉颦蹙,实在为难得一见的美色。容非喉结一动,低笑道:“姑娘红了脸,又不说话,是生气还是害羞?”
“你、你再多说一句试试!”秦茉已无还手之力,唯有出言要挟。
事实上,她没考虑好,如果容非再放恣下去,她该拿他怎么办。
平心而论,容非极其欣赏她眼下温婉中带点局促的情态,媚色敛去后,更多是清澄明净的通透。
他们旗鼓相当,好不容易占据主导位置,他自知该有个度,过则触犯大忌了。
秦茉见他收起嬉皮笑脸的神色,轻声问道:“对燕少侠,你了解多少?”
“你问这做什么?”容非眼底擦过审慎之意。
秦茉左右偷瞄,确认无人留神她说话,压低声音:“我怕他冲我来……”
容非登时舒心——从远近亲疏来看,他比少年亲近得多。
他既不能说少年坏话,又怕夸太好,让她生出别的想法,正寻思如何组织言辞,少年忽然从人群中突围而出,大步奔至秦茉跟前。
“姐姐,救我……”他张口来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容非与秦茉二人同时一惊,齐齐打量少年,见他面红耳赤,干净白袍无任何血迹,稍觉安心。
“怎么了?”秦茉狐疑。
“我全家除了我亲姐夫,酒量都很糟糕,尤其我姐一点酒都不能沾……姐姐救我!”
话说得颠三倒四,什么“姐夫姐姐”?跟目下状况全无干系。
秦茉先是一怔,再观他已现醉态,大致明白,他的“救”,是让她帮忙挡酒。
她一未出阁的女子,与几十名江湖客拼酒?简直匪夷所思!
她的迟疑诱发少年的焦灼,他按耐不住,改而拉住容非,哀求道:“救我……姐夫!”
姐夫?姐、姐夫?
秦茉震惊:“他、他是你姐夫?”
转头见容非双目圆睁,过后“噗”地笑出声来,唇角蜜意连绵……她方理解,“姐夫”对应喊她的那声“姐姐”。
她与容非正处在尴尬莫名的微妙中,被少年随口胡诌,变成“姐姐”和“姐夫”的关系,她心乱成麻。
容非对少年笑道:“我酒量也不好,你姐知道的。”
这话不但摆明了他们熟悉得很,还默认“姐夫”之名,把便宜占尽了!炸毛的秦茉只想堵他的嘴!
少年晕头转向,可怜巴巴抓住秦茉的袖子:“求你!今日我喊你一声姐,往后我罩你一辈子啊!”
“一辈子”三字出口,容非洋洋得意的笑容瞬即凝成了霜。

得撩人处且撩人完整全文阅读

第三十二章
夕阳沉下,弯月初升,沸腾许久的酒馆有短暂静谧,众人视线随少年聚拢到容非、秦茉这边。
“好姐姐,帮帮忙……再喝我就废了。”少年对周遭变化犹自未觉,软言相求,好看的眸子里流淌着亮晶晶的诚恳。
秦茉最大的毛病——易心软,因而她时常摆出强硬态势,以拒绝***。
第二个毛病,也算得上优点——她骨子里,实则有几分不为人知的侠气。
自幼受父亲教导,后从酒客谈论中,吸纳江湖人两肋插刀的豪情义气,她表面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却怀藏助人的心胸,具备千杯不醉的能力,以及寻常人无法企及的灵巧手劲。
这些,她一直小心翼翼藏匿着。
前几日,少年邀她至西苑,在铁线牡丹花架下共饮共食,她已看得出少年不好酒。兴许是最后,她面不改色,独自将半数残酒喝完,少年觉察她有异乎寻常的酒量,此时被人围追堵截,决意请她撑一阵。
“别去。”容非趁少年未留意,垂臂到桌子底下,覆住秦茉的手。
他手掌温度自手指流遍她全身,秦茉不由得想起下午,他以掌心贴向她的额头,说了句“我、我没发烧,你呢”那傻愣愣的场景。
这家伙!凭什么对她动手动脚?他们不就有过一丁点肢体接触么?他以为少年随口乱叫他一声“姐夫”,他就能上天?
偏不听他的!反正,喝酒而已!她堂堂一酒坊东家,还怕了不成?
秦茉一甩手,杏眸豪光万丈,檀唇一勾:“说!怎么个喝法?”
清脆的嗓音透着自信,立时将少年从虚无缥缈状拉回。他一跃而起,欢呼:“从今往后,你便是我燕鸣远最仗义的好姐姐了!”
秦茉直到此际,才得悉这少年的名字叫“鸣远”。
她离奇地与武林顶尖人物扯上干系了?只因他租住她家院落?因她陪他应酬江湖客?
见喝高了的燕鸣远,趔趔趄趄推搡着秦茉,对大伙儿朗声介绍,说秦茉是他姐时,容非攥紧拳头,心下嘀咕——名动天下的燕大侠,您儿子在外头到处认姐姐,您知道不?
他转念又想,燕鸣远唤秦茉“姐姐”,称他为……姐夫,是否意味着燕鸣远已瞧出他和秦茉之间的暗涌?同时也代表,这孩子对秦茉根本没动心思?
忆及秦茉总盼着小豌豆快速长大,或许在她心中,渴望有个年龄相仿、才华出众的贴心小弟,才会对燕鸣远百般纵容?
想通了这一点,容非对燕鸣远放下戒备,抬目注视已融入一群江湖人的秦茉。
眼前的她,那袭淡紫轻纱堪比藤萝御风,周旋于一众灰哑短褐、粗眉大汉间,起初的怯懦退却后,微扬柳眉间风发意气,清眸流光笃定飒爽。
她柔和侧颜逆着闪烁烛火,卷翘长睫、挺立鼻梁、樱唇张合的弧度,焕发华彩,折射出疏狂俊逸的勃勃英气。
她笑意清浅,素手举杯,唇瓣染酒,丰润欲滴,昂首饮尽杯中佳酿。
那纤长粉颈,如月下堆雪,优雅美好得让容非有了研墨提笔的冲动。
数十人围拢奉觞,谈笑风生,秦茉连饮百杯,容色温和如常,无懈无怠,足以彰显何为“善饮而温克”。
容非狭长双目无片晌偏离那洒脱飞扬的女子,连腹中饥饿亦全然忘却,眸底漾起无可名状的骄傲与欢喜。
仿佛,她是他的。
此前,因父辈曾为亲密无间的合作伙伴,他开始关注这容貌佚丽的神秘姑娘,外加她对血气方刚的他欲拒还迎,勾得他寤寐思服,欲罢不能。
而此刻,容非方明白,真正吸引他的,从来不是她的艳绝容颜,也不是藏在岁月深处的渊源,是她由里而外的气韵风华,绝非简单的“***”、“温婉”、“灵动”、“妍丽”等词语可一言蔽之。
她的魅力富有层次,藏而不露,大勇若怯,正因如此,她才备受不同经历、不同层面的男子的热切追捧。
这一刻,他彻彻底底,沦陷。
众人喝得兴高采烈,秦茉命店小二捧出桃仁老酒。此酒取长宁泉所酿,气清味甘,回味悠长。醇酒倾泻入白瓷大碗里,烛光掩映下,色泽清透,酒质浓稠,如清流触石,芳香四溢,引来一众哗然与雀跃。
当半数人饮得半醉,逐一落座后,秦茉蓦然回首,远望静坐于角落的容非。
他青白长袍与如玉俊颜,成为暗处的唯一亮色,星眸如醉,弯如月牙的唇角噙着蜜糖似的甜。
四目相对的瞬间,双方嘴边弧度再度***。
秦茉烈酒入腹,脸色一如既往,却被他的深邃眼光烫得脸颊绯霞起落。
逐渐地,他的眼神愈发添了狐惑,仿似冒出火星。
众目睽睽下,他起身迈步向她行近,每一步都踏着凌厉的风。
秦茉心跳停顿,笑容收敛,呆然抬望他复杂的目光,冷不防被他硬拽到一侧。
“跟我回去,”他剑眉凝聚寒意,挡在她身前,“不许再喝了。”
“凭什么?”秦茉***甩他的手,被他重新抓住不放。
他是她的谁?有何资格管束她?
容非不顾旁人的议论,略一低头,附在她耳边小声道:“你再喝,衣服要成透明的了。”
秦茉垂目觑向前襟,只见酒渍晕染在轻薄夏裳上,使得丝绸中衣一大片处于半透状,贴身穿的抹胸若隐若现。
大惊之下,她双手抱住胸前,急道:“你、你不能看。”
容非心道,又不是没看过。
只是这话,无论如何也不能当众说出口。
“面向墙壁,别动,等我。”
转头见燕鸣远兴奋地坐在木桌上,与人争论不休,容非对魏紫道:“有劳魏掌柜照顾燕少侠,容某有要事想跟姑娘商量。”
魏紫在旁早已留心二人的亲昵举止与眼神交换,惊觉姑娘听他之言乖乖候立一旁,会心一笑:“好。”
容非作出客气状,护着满脸绯红的秦茉,于旁人艳羡注目中离开。
一前一后来到后巷,见四下无人,他拉她到灯火阑珊的角落,笨拙脱了外穿的半臂衫,罩在她身上,“主院还有男仆从,你……你这样有失体统。”
秦茉被夜风一吹,酒意散退,再感受到他衣服上残留的体温,乍然生出被他拥抱的错觉,如海棠盛放的***赧然垂下,悄声细语:“谢容公子体贴。”
她延颈秀项,眼睫宛如鸦羽小扇,投落颤动的阴影。
美人如玉,纱衣招摇,惹人遐思。
容非微怔过后,为掩饰神思不属,语带抱怨:“姑娘家……得爱惜自己。”
他这话原是指豪饮伤身,偏生秦茉理解有偏差,误会他指的是她与一帮大男人混在一起于礼不合,遂忿然答话:“我就一粗野村女,不识礼数。你看不惯,也是常理。”
“没那意思,姑娘莫要曲解,”容非凝望淡薄月色下的她,“你终归为女子,少喝点,免得让人有机可乘。”
“我又没醉。”
她贝齿咬唇,倔强的眸中清晰映着他的轮廓,只有他一人。
容非心念一动,深吸了口气,踏前半步,眼眸深深,沉嗓柔柔。
“醉的人,是我。”

小编点评

得撩人处且撩人(秦茉容非)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作品受数万人追捧,极具价值,人物塑造深受读者喜欢,想看更多精彩内容,关注小说吧!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gnwgtb.com/rihan/0842498713.html
(本文来自大发快3整合文章:hTtp://Www.gnwgtb.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往下看,下一页更精彩】●

本文地址:http://www.gnwgtb.com/rihan/0842498713.html

上一篇:大发快3绝品丽人完整全文阅读|绝品丽人(陆大生苏柔)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下一篇:钟情错爱小说全文在线阅读|钟情错爱(王浩林思佳陈宏斌)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大发快3

版权声明:本站内容来源网络综合,我们对此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犯版权问题,请尽快联系QQ:84017759删除。特此声明!

今日热点
猜你喜欢
娱乐动态